金字旁,柚子皮的功效与作用,大葱

admin 2周前 ( 03-11 14:13 ) 0条评论
摘要: 1955年,中国科学院首批学部委员选定。233人的名单,囊括了当时中国最一流的学者,如竺可桢、华罗庚、茅以升等。...

1955年,中国科学院首批学部委员(院士)选定。

233人的名单,囊括了当时中国最一流的学者,如竺可桢、华罗庚、茅以升等。

其中,林巧稚是唯一的女性学部委员(院士)。因为她,鼓浪屿这个星光闪烁的岛屿,也更加广为人知。

中国第一名女院土,林巧稚

为什么是林巧稚?

为什么是鼓浪屿?

一朵“耶稣的小花”

1901年12月23日,从日光岩下的“小八卦楼”里,传出了一个女婴的啼马艺宣声。

这是圣诞节的前夜,教堂的钟声,回荡在温润的空气里。

这个女婴,是家里的第三个女儿。她的父亲——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说,这个孩子,是父神送给我们的礼物。

给她取名为“巧稚”。

林巧稚家人合影(左一为林巧稚)

幼时的林巧稚,常常跟着父亲到教堂里去参加主日礼拜。

14岁时,林巧稚受洗,成为一名基督徒。

1842年,美国来华的首批传教士之一雅裨理,选择了鼓浪屿作为他的落脚地;稍后来到鼓浪屿的医疗传教士甘明,则在雅裨理的居所里开办了一个诊所,开启了现代医学在厦门的传播历程。

半个多世纪之后,鼓浪屿已是一个传教中心,坐落在岛上的协和堂等多座教堂,使它成为了一座“众神的花园”。

同时,鼓浪屿也成为了一座现代医学中心。由同样也是医疗传教士的郁约翰开办的救世医院,是当时的厦门,也是整个福建规模最大的现代医院。

在教会的推动下,鼓浪屿也成为了一个现代女学的发源地。

初到鼓浪屿的传教士们越来感受到,如果要向中国妇女传播基督教,必须首先解决这些妇女当中普遍的文盲问题,然后她们,再将基督教传一次模糊的强奸友妻播给她们的子女。

一份当时的教会报告,这样写道:

“请想象一下,如果在美国的教会中,所有的女性成员都不识字,那会是怎样一种本庄優花后果。如果家庭中有这样的妻子或母亲,这个家庭会是怎样一种情况呢?她们教育出来的孩子又会是怎样的呢?”

1906年,5岁的林巧稚进入怀德幼稚园。这是中国最早的一所现代幼儿园,牧师娘韦爱莉是这所幼儿园的创办人。

五年后,林巧稚入读鼓浪屿上的厦门女子师范学校。她的教务长,是受教会派遣来华的英国教师梅瑞嘉凌

鼓浪屿上学生时代的林巧稚(居中)

热情的鼓浪屿人,按照他们的习惯,称呼梅瑞嘉凌为“凌姑娘”。

林巧稚很喜欢凌姑娘,凌姑娘也很喜欢这个勤奋的小姑娘,常常借给她一些英文书,其中一本是法国修女德兰所著的《灵心小史》。

德兰写道:

“如果所有花儿都争着要做玫瑰,就不会有小花来点缀乡野,大自然在春天就会失去灿烂的外衣。灵魂也是如此……”

林巧稚把《灵心小史》看了好几遍,直到可以熟练地背诵部分段落。

以我们后来人的“后见之明”来看,凌姑娘以及《灵心小史》,显然给了林巧稚莫大的影响。

来厦之前,凌姑娘即已决定终生不嫁。后来,林巧稚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德兰修女曾说,她最大的愿望是做一朵“耶稣的小花”。林巧稚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作为一名后来的“万婴之母”,显然也是如此。

人生的一大幸运,莫过于在对的地方、对的时间,遇到对的成长环境。

百年的鼓浪屿,由于在现代工商业、教育、医学、文化等多个方面开风气之先,进而出现一种可称之为“天才成群出现”的现象

林巧稚、林语堂、马约翰等人,几乎在同一时期走出鼓浪屿,又分别成为这个国家在现代妇产学、现代文学、现代体育等不同领域的旗帜性人物。

类似的,由于社会转型而出现的文化爆发现象,也曾出现在19、20世纪之交的维也纳。

当时,从生活在维也纳环城大道的新兴资产阶级的家庭里,走出了“环城大道的一代”,如维特根斯坦是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而茨威格则是20世纪最伟大的文学家之一。

当回忆转型时代的文化碰撞带给个体的影响时,茨威格曾这样写道:

“智力的飞跃,即心灵中那种内在理解力则不同,它只能在形成时的决定性的那几年里进行锻炼。只有早早学会把自己的心灵大大敞开的人,以后才能够把整个世界包容在自己心中。

至于林巧稚那一代人的父亲,显然也是当时中国社会最为开明的父亲们

虽然,他们自己并没有在历史上留下声名,但是他们为一代人铺平了道路

林巧稚的父亲,坚持认为女子也应培养成才。他毕业于新加坡一所教会学校,英文极佳,也让林巧稚从小就会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林巧稚的父亲林良英

而林语堂的父亲,虽然只是一名贫穷的乡村牧师,却也在漳州平和的乡下做着让孩子进入世界顶级大学的梦。

为此他夜里常常激动地醒来,“挑亮床头的油灯,口吸旱烟,向我们小孩讲牛津大学怎样好,柏林大学是世界最好的大学。”(林语堂的回忆)

那是在一百多年前的中国,那时绝大多数地方的人们,还在坚信男尊女卑,甚至没见过铁路、电报。

一名出色的协和毕业生

1921年夏天,林巧稚从厦门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决定报考北京协和医学院。

凌姑娘认为林巧稚有一双灵巧的手,她鼓励林巧稚,这双手,应该属于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

当时的协和医学院,有着当时世界一流的医学教育水准——在协和医学院完成8年制学业者,除了获得协和的毕业证书以外,还可以同时获得纽约州立大学的医学博士学位。

除了凌姑娘的鼓励,林巧稚的这一决定,大概也受到了当时鼓浪屿风气的极大影响。

那时鼓浪屿上的救世医院,不仅是一个现代医疗中心,也是一个现代医学教育中心,培育了一批出色的中国医生。

该医院附设有医学专科学校,而学生多是来自寻源中学。这所中学是林语堂的母校,和林巧稚就读的厦门女子师范学校同在漳州路。

1921年夏天,林巧稚和一名女伴来到协和设在上海的考场。

在林巧稚最为擅长的英文考试进行时极品女友,她的女伴却在另一间考场晕倒了。监考老师不便施救,请林巧稚帮忙,她马上放下纸笔过去救人,但未待回到考场,收卷时间已经到了。

她以为已和协和失之交臂,协和却把通知书寄到了鼓浪屿。后来她才知道,监考的老师特意向校方提交了一份报告,称赞她在救护女伴时,表现了成为一名医生的基础素质。

年轻时的林巧稚

1921年9月19日,林巧稚成为了一名协和人。

为了培养最优秀的医生,协和采取了近乎严酷的淘汰制。

在林巧稚入读协和的这一年,协和从全国各地的考生中,只录取了25人,其中女生5名。入学后,每门功课的考试以75分为及格线,若学生有一门功课不及格,就要留级,若有两门不及格,退学。

三年后,预科学习结束,只有19人升入本科,其中女生3人。

第七年,学生们开始实习。林巧稚选择了杨崇瑞医生主持的北京第一卫生事务所。

杨崇瑞也是一名协和培养的女医生,年长林巧稚10岁。她毕业于协和后,又到美国霍普金斯医学院进修,归国出任北京第一卫生事务所保健科主任,筹划在中国兴办助产教育。

当时,中国产妇的死亡鄚州大庙率为1.76%,死因多是产褥热等完全可以避免的产科疾病,新生儿的死亡率更是高达27.5%,其中多数死于完全可预防的破伤风。

其中一大原因,在于当时产妇,多数仍按照传统的方式,由年纪大、不懂消毒的产婆接生,甚至自己接生。

在古代社会,即便是富贵如皇族,也无法避免高的可怕的夭折率。

有清一代,10 个皇帝一共生了146 个子女,15 岁以前即夭折的有74 人,比率超过50%。

改变,需要现代医学的普及。

在此,需要注意的是,“西医”的更准确说法,应为“现代医学”,而“中医”更准确的说法,则应为“中国传统医学”。

在“现代医学”诞生之前,西方也有自己的“传统医学”,也有高的可怕的婴儿夭折率。

这段实习经历后,林巧稚决定成为一名产科医生。

1929年6月12日,林巧稚从协和医学院毕业,摘取了这一届协和毕业生的最高荣誉——文海奖

毕业生合照中的林巧稚

这一奖项,每年只授予一人。

这一年,她接过协和的聘书,成为协和医院妇产科一名助理住院医师。

一个“蒲尔菲森女性”

在协和医院妇产科,林巧稚是唯一的女医生。

协和医生合照中的林巧稚

她很快感到病人是多么在意她,尽管她是一名新医生,但不习惯看男医生的患者,坚持排队等她来做检查。

她也惊讶地看到,妇科疾病的种类是那么多。

她忙个不停,一直到了圣诞节的前一天,才想起自己的生日刚刚过去了。

当时,因为总住院医师生病,林巧稚代理总住院医师。

平安夜,大雪落满了北京,外籍医生们都离开了,病房里只剩下林巧稚一人。

深夜时分,一名产科急症患者来到急诊室,林巧稚迅速检查,发现患者的腹腔已经形成积血,但妇产科主任却曼陀sp因大雪,无法及时赶回医院。

林巧稚冷静了片刻,决定自己开刀。

手术刀划开患者的下腹,她看到,这是一例典型的输卵管妊娠,患者左边的输卵管已经破裂。

她扎好血管,利落地切除了破裂的输卵管。然后,清创、整理、缝合、包扎。再观察病人,血压回升,体温回升,已脱离险境。

这是她第一次独立完成手术。

她冒了巨大的风险。作为一名下级医生而做出手术决定,万一手术不成功,她的职业生涯可能就要从此结束。

1931年,林巧稚正式担任协和医院妇产科的总住院医生。在职称评定制度森严的协和,这是一般人要走上5年的路。

她是协和史上第一位任总住院医生的女性

手术台上的林巧稚(居中)

1932年7月,林巧稚到英国曼彻斯坦医学院和伦敦妇产科医院进修。

1937年年初,协和医学院聘林巧稚为妇产科副教授。

这时的协和,经过多年来的成长,已有一大批中国学者成为各科室的中坚力量,但是,林巧稚仍是其中唯一的女性。

而且是一名决定终身不婚的女性。

她说,她要做一名“蒲尔菲森(Professionatvs4在线直播l)女性”——职业女性。

1941年10月,林巧稚出任协和妇产科主任。当年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进驻协和医院。医院门诊被迫停止,亦不再收新病人住院,医生们也被迫离开医院。

离开协和医院龙啸江湖的林巧稚,在北平东堂子胡同开了一家诊所。

林巧稚私人诊所旧址,现北京东堂子胡同10号

出诊的时候,她常在出诊包放一些钱,以救济困苦的病人。

“我是一辈子的值班医生。”

1948年5月,协和医院复院。

林巧稚关闭了诊所,回到协和医院担任妇产科主任。

不久,平津战役爆发。

传言纷飞之中,所有在京知识分子都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留下,还是离开?

蒋介石的保健医生卢致德曾是林祖艾妈巧稚的协和同学,他写信给林巧稚:“时局难卜,前途未料。如愿来宁(注:南京),我当尽心。”

林巧稚好像似乎根本不关注外界的一切,她只是在病房里专心做一名医生。

1949年秋天,林巧稚收到了一个红色的请柬,她打开一看,那里面是请她参加开国大典的邀请:

“协和医院林巧稚教授:

兹定于十月一日下午三时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庆典,特请光临。”

林巧稚把请柬放在一边。10月1日那天,又在病房里忙碌了一天。

协和医院距离天安门广场很近,她在病房里可以听到天安门广场上巨大的欢呼声,但她没有为不参加开国大典感到任何不安。

她认为,她是一名医生,她要专注于病人的需求。

中国妇联准备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筹委会给林巧稚送来代表证,她以病人多为由推辞了。

彭真出任北京市委书记,为听取知识分子的意见,专程到协和医院去拜访林巧稚,她同样以病人多为由,婉拒彭真拜访。

不过,一段时间后,林巧稚改变了一些看法。

1949年10月27日,北京市出现了鼠疫疫情。新政府显示出了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北京大小医院都投入了防疫,林巧稚也为扑灭鼠疫而忙碌。

11月21日,罗瑞卿宣布了《关于封闭妓院的决议》。当天下午,北京市公安局出动两千多名干警分赴全城各地,从傍晚到第二天清晨,在一夜之间就封闭了224家妓院。

身为一名妇产科医生,林巧稚见过各种身患梅毒等性病的女人,尤其为那些先天性梅毒患儿痛心。对北京市政府这一积极行动,她不能不表示赞叹。

1952年9月27日,林巧稚写了《打开“协和”窗户看祖国》一文,发表在《人民日报》上。

她这样写道,起初她是怀着“不为良相,当为良医”的愿望,从厦门来到北京学医的。那时她只想做一名出色的专业人员,一直到1948年,她对政治都抱以不闻不问的态度,一心一意从医、教书。但是,1949年以来的所闻所见打动了她,她要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这篇文章的发表,标志着林巧稚迈进了“新社会”的门槛。

1955年,她当选为中科院唯一的一名女性学部委员(院士)。

社会性角色需要她参加社会活动,但是,每次参加会议的时间一长,她就开始担心病房里的情况。每次会议一结束,她就立刻返回协和医院。电牛金服

她说:“我是一辈子的值班医生。”

“我是一个大夫,大夫有大夫的道德。”

1961年,林巧稚回到了鼓浪屿。

自从成为协和医师以来,她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回过故乡了。

这一年,林巧稚60岁,父母早已过世,大哥则去了台湾。还在厦门的林家人已经不多。她把大家召集到绿岛餐厅三楼团聚,万分高兴地谈叙家常。

因为她是人大代表,这次也是来福建考察,厦门市政府要安仔栋笃笑把这顿饭钱列入招待费用,但她说,她是林家长辈,理应做出榜样,决不能侵占公家的一粒米,这次用餐费,必须由她承担。

在鼓浪屿上,林巧稚吃了番薯粥配蚵仔豆豉,一再讲,这一餐她几十年来没有吃过,真是胜过佳肴美味。

她来到母校厦门女子师范学校旧址,教学楼依旧是旧时模样,校园里的老榕树也依旧婆娑。有人告诉她,凌姑娘已回了英国,她一直视林巧稚为自己从教多年的骄傲。

她去看望以前的老邻居,老邻居说,你当官了,你做的官有多大?林巧稚说,我不是官,是全国人大代表,如果在美国,相当于国会议员,在中国,我就是人民的代表。

这也是林巧稚最后一次回乡。

1966年,“文革”爆发。林巧稚成为了“反动学术权威”,红卫兵在她的办公室门口贴上大字报:“别了,协和祖师婆。”勒令她“靠边站”。林巧稚一度只能到产房叠尿布,过了好久才获得允许回到门诊当大夫。

在一片风声鹤唳中,明知自身难保的林巧稚,依然关切着身边的人。

细菌学家谢少文的工资遭到停发,全家每月只有15元的生活费。当他最困窘的时候,林巧稚给他送去了一个信封,里面除了雪中送炭的生活费,还有一张信纸,上面写着短短的两句话:“这不是钱,这是友谊。”

彭真曾经吃过林巧稚的闭门羹,后来,因为彭真的妻子是林巧稚的病人,夫妻二人都成了林巧稚的朋友。

林巧稚和彭真

“文革”中,彭真成了“黑帮头子”,和妻子都进了监狱,子女也被赶出家门住进一间汽车房里,没有人敢和他们说上一句话,直到有一天,彭真的长女傅彦遇上了林巧稚。

后来,傅彦这样回忆那一幕:

“1967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我在去菜市场的路上,忽然被一位瘦小的老太太一把搂住,原来是林大夫!

我惶恐了,在这些日子里,有谁还敢和我说话?更不要说在大街上拥抱我!我想轻轻地推开她,因为我深知‘牵连’意味着什么,可是老太太抱得更紧,不停地问:‘好吗?彦彦,好吗?’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整个身心感到了一种久已陌生的温暖……

她给了我精神上的支持,给了我坚强活下去的力量。”

林巧稚说:“我是一个大夫,大夫有大夫的道德。

“医生给人看病不是修理机器,医生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

在林巧稚看来,面对病人,医生不仅要医术精湛,还应付出情感,真切地关心病人。

正因如此,作为一名妇产科大夫,她也曾自作主张,为病人做绝育手术。

一个已经生育四个女孩的母亲,为了生男孩,又一次临盆了。长期的劳累过度导致难产,产妇子宫收缩无力。

听着胎心音越来越微弱,林巧迷妹导航稚为她做了剖腹产。看到出生的是名男婴,林巧稚在处理伤口时,为她结扎了输卵管。

见到儿子,男人高兴极了。他大声对妻子说:“谁说我命中无子?往后,咱们还得再要个儿子。”

林巧稚生气了,低眉菩萨变成了怒目金刚

她呵斥那个男人:“你的妻子不能再生孩子了!生了一个又一个,你妻子受得了吗?”

工作中的林巧稚

学生们从林考逼巧稚那里学到的东西,在任何教科书上都没有记载。

他们把观察分娩的报告交给林巧稚,她在其中一份上批了“Good(好)”,其余的全部退回重做。

其他学生找来那份获评“Good”的报告,看到上面有一句话:“产妇的额头上冒出了豆粒大汗珠”。他们对这句话不以为然,林巧稚说:“只有注意到了这些细节,才会懂得怎样去观察产妇。”

一次, 一石素月个年轻医生给病人做完妇科检查,没有拉上旁边的布帘。林巧稚立刻过去拉好,对这名年邵逸夫老婆轻医生说:“请你注意保护病人。

一名产妇因为阵痛,把没顾上吃的饭菜放在了床头柜上。林巧稚看到了,把护士长叫到一边,说:“我看见她的菜碗里有鱼。你怎么可以让她吃鱼?她疼成那样了,哪里还顾得上钢刺勇士电视剧鱼刺?你应该考虑到的。”

林巧稚与产妇

她对病人的关切,甚至会让人预料不到。

一个山东的老大娘来到了医院,腹部的肿瘤大如小山包,两个孙子竟然可以围着捉迷藏。

林巧稚为她切除了肿瘤后,老大娘捧来家乡的花生和大枣。林巧稚不知道如何是好,第二天,林巧稚到病房里来看老大娘,为她带来了山东人爱吃的煎饼。

那是在1970年年底、几乎无处购物的北京。

对此,协和医院原妇产科主任郎景和说:“至今我都不知道林大夫为此跑了多少路,又是从哪里买到的。”

她常常对身边的年轻医生说:

“医生给人看病不是修理机器,医生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她们各自的生活背景、思想感情、致病原因各不相同,我们不能凭经验或检验报告就下诊断开处方。”

林巧稚手写的中英文病历,端正工整

特蕾莎修女则说过这样一句话:

“今日世界最严重的疾病并不是肺结核或麻风病,而是被讨厌、被忽视、被遗弃的感觉。当代最大的罪恶是缺少爱与慈善,是对于街角正遭受痛苦、贫乏、疾病和伤害的人们可怕的冷漠。”少女派对

“我必往祂那里去”

晚年的林巧稚依然保持着在床上阅读的习惯,有时一直阅读到半夜。家中后辈为她关灯时,发现她已累得睡着了,老花镜滑落到鼻尖。有时林巧稚会惊醒,她就扶正眼镜,继续看书。

但毕竟年逾古稀,她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了。

她开始时常忘记一些事情。有个年轻人给她的办公室里送来电池,她不解地问道:“为什么给我买电池?”年轻人回答说:“不是您让我买的吗?”林巧稚忙说:“谢谢!谢谢!”

但是她从不忘记病人的事情。

病人家属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说道:“我想找个人,前天住进来的,不知在哪个病房。”屋里有人回答他说:“这里不是病房,你去要护士站打听。”

来人刚要走开,林巧稚叫住他:“请你等一等。”她打听了一下病人的年龄、病症,立刻告诉来人,请他去某某病房的某某床,交代得很清楚,一点都不含糊。

屋子里的人都笑了,对她说:“老主任,您这是小事儿糊涂,大事儿清楚。要说起病人的事see69情呀,谁也没您的记性好。”

1980年冬天的一天金字旁,柚子皮的功效与作用,大葱,林巧稚突然晕倒在家里。

在病床上,林巧稚度过了八十寿辰。

1980年,协和老专家合影(居中为林巧稚)

《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来采访她,她平静地说:

“我是一名医生,经历了太多的生死。我不怕死,《圣经》上说:‘我必往祂那里去’”。

1983年4月22日,林巧稚去世。

故乡人在鼓浪屿修建了一座毓园,在毓园里树立了林巧稚的汉白玉全身塑像。塑像的后面,安葬着林巧稚的骨灰。

鼓浪屿毓园

一袭白衣的林巧稚微微笑着,双手握在胸前。

每天,都有游人来到毓园。纪念这位中国现代妇产科学的奠基人。

也有一些游客,会不小心把“林巧稚”念成“林巧雅”。

还有一些年老的游人,会特意来到毓园,表达他们不尽的感念之情。

《厦门日报》原副总编郭建尧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

“一次,我亲眼见到一对年过七旬的老夫妇,向林大夫连连鞠了三个大躬,还默默拭了拭眼角的泪。一问,得知他们来自北京……

老妇说:‘那时我分娩难产,母体衰弱,胎位又不正,林大夫巧手回天,硬是从死神手里将我们母子抢了过来。林巧稚是我这辈子遇见的最好的大夫,我们一家子永远感戴她的恩德。”

林巧稚与孩子们

林巧稚没有自己的儿女,却是一个最伟大的母亲。

在产房里,她度过了半个多世纪,亲手迎接了5万多个孩子来到人间,人们尊称她为“万婴之母”。

在告别这个她热爱的世界之前,家乡人来看望她,她握着来人的手说:

“我是鼓浪屿的女儿,我常常在梦中回到故乡的海边,那海面真辽阔,那海水真蓝、真美……我死后想回到那里去。”

那时,她是否想起了《圣经》上的那句话呢?

“东游到武之憨豆的假期你的眼必见王的荣美,必见辽阔之地。”


参考资料:

1,林巧稚大夫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领导小组/政协厦门市委员会/北京协和医院(编),《林巧稚纪念文集》

2,张清平,《林巧稚》,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

3,马雨农/王武,《林巧稚传》,光明日报出版社,1985

4,吴崇其,《林巧稚》,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

作者:何书彬 审稿:洪卜仁 编辑:木木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作者简介:

何书彬,新锐历史作家,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曾任职于《厦门日报》、《先锋国家历史》,现为自由创作者,长期致力于非虚构文学创作以及城市史研究。著有《奔腾年代:鼓浪屿上的商业浪潮》、《引领时代:鼓浪屿上的人文之光》、《创城记:追寻老厦门印迹》、《大明完人王阳明》等。

厦门故事岛(微信公号ID:islandstrory)

↑ 欢迎关注,爱厦门的你 ↑

一群城市历史控,重新发现澎湃厦门

探寻照亮厦门的那些光


回顾【 元宵故事|中国的现代世界观,何以诞生于厦门?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www.etoudiblog.com/articles/146.html发布于 2周前 ( 03-11 14:13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额头blog,每日最新思考